【静临】Wound

  *n.伤口; 创伤; (武器造成的)伤

  *10.02结婚日快乐

  *同居许久设定(就是想看打架和黏呼呼)













11:30  AM



      “砰!”随着一声巨响,池袋某暗巷本就厚度不强的破墙碎成了石砾。穿西装的男人反应过来向左一闪才侥幸躲过被人一拳破相的危险,但暗巷空间有限,他还是被巨响冲击到了,大脑嗡嗡作响。

       “唔哇!!”西装男还在恍惚中,却被一个金发男人一把抓住了衣领后被提了起来,双脚离地。几秒后此人就在空中以一个完美的抛物线的方式飞了出去。他的同伴们被吓到了,面面相觑,而后恐惧地看向今天的目标——平和岛静雄。

       “你们,还有什么事吗?”静雄转过身,面向男人们,语气中压抑不住的愤怒。

       只是想走近路去吃午饭,却遭遇到这种事。

       男人们咽了咽口水,甚至稍稍向后退了几步,但转念一想,就是面前的这个家伙让自己的组织倒了大霉还差点被栗楠会给灭了,怎么想都不能就此放过这个家伙。

       “可、可是,那一百亿怎么办?”其中一个人悄声说着。

       “……折原临也…………情报……赏金。”另一人说的太小声,静雄没能听清。

       但他听到了折原临也,一个让他集所有情绪在其身上的人的名字。

       是你干的……?

       您的好友平和岛静雄距离暴走还有3秒钟,非战斗人员请撤离。

       “……”

       “既然敢直接向人的头上打一棍,那就算被我揍到死也没问题吧!?”静雄抓住一旁垃圾桶的盖子,脸上未干的鲜血在较暗的巷子里将他的脸衬得略显狰狞。

       “啊啊啊啊!!!!”较前的光头男一边大喊壮胆一边举起了铁棍。

       “咦——————哇!”

       金发男人迅速将手中的盖子扔了出去并砸中了光头男的头,紧接着冲上去将其一拳揍倒在地上。他不等其他人反应过来,右手直接抓住就近的一人的头向另一个人撞去。一声闷哼之后,静雄感到一股黏腻的液状物在手上。暗巷中血腥味更浓了。

       “你这混蛋!!!!!!”一个人掏出了枪对准静雄。

       “啧!”静雄左手一伸抓过一个人防御,趁那人在哆哆嗦嗦的拉保险,直接向前冲去将这俩人“贴”在一起。

       “咚!”这俩人倒在了地上。末了,静雄向其打了一拳,确定没有危险了才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   “咔嚓。”一声轻微的声响引起了正在擦嘴角血迹的静雄的注意。

       “砰!”一声枪响。

       静雄感到手臂被什么东西冲击了一下,接踵而至的便是一阵疼痛。

       “……”

       “死吧。”静雄抬起尚好的右手打穿墙,再从中“掰”出一块水泥块。

       先前被打飞的西装男双手颤抖地拿着枪,瞄准静雄。

       “砰!”第二声枪响。




12:00  AM






       “叮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”

       “好啦好啦,来了!真是你们都不用吃午饭的吗,这种时候治病也太倒人胃口了!”岸谷新罗慢腾腾地挪到门边。

       “这种时候医疗费翻倍哦!”新罗一边开门一边说着。

       “我可不认为我会给你那么多。”来人因为手臂的疼痛不得不倚在门槛上。

       “开个玩笑,快进来。”新罗看到这么重的伤,也难得认真了起来。
 



1:00  PM





       “呼——”新罗长舒一口气,“弄好啦!”

       “谢谢了。”静雄拿起一杯茶一口饮尽,接着毫不客气地吃起了茶几上剩余的饼干。

       “哎哎哎!你这家伙怎么也这样!那是塞尔提做给我的。”新罗欲哭无泪。

       “钱都给你了,吃你几块饼又不会掉你几块肉。”静雄吧唧完最后的一块饼干,躺在沙发上。

       “你是被折原君传染了吗,中午的时候我刚治好他的伤他也这样。嘤嘤嘤你们就晓得欺负我。”

       静雄闻言瞳孔微缩:“你说什么?”

       “啊?难道你良心发现要补偿我了,那好从你高中的时候起你欠我……”

       “……你想你的茶几报废就直说。”

       “……不想”

       “临也怎么了?”

       “嗯?你不知道吗?折原君中午来的时候伤的不轻,大概像你一样吧,不过他手臂只是骨折,腹部被捅了一刀,幸亏没有大出血,但还是流了挺多血的。”

       “不过还是静雄君你比较厉害啦,那枪就要穿过心脏了诶,可能只是距离较远的原因吧,但你的肌肉肯定又变强了!怎么样,让我解剖你……唔唔唔!”

       岸谷新罗真应该感谢平和岛静雄没怎么用力捂他的嘴。






11:40  AM






        “折原临也,我希望你能识趣点把明日机组的上层人员情报交出来。”男人举起手,将黑漆漆的枪口对准蹲在矮墙上的黑发男子。

       “不然后果不好说了。”

       “诶~你应该知道我是个情报屋吧,想要情报不应该客客气气的请我吗?啊,你好像是那个被栗楠会取缔了的那个组织的人诶,怎么,组织没了就剩下这么些没钱买情报的人了?”

       “请你闭嘴。”

  折原临也咧出一个笑容,暗红的瞳孔微缩,身体不由自主的向前倾。

       “说到底还不是你所敬重的组长毁掉他自己创建起来的组织,为了一个女人——啊我并没有贬低女人的意思,他不顾后果跑去就那个所谓被栗楠会囚禁起来的女人,结果就是那个女人笑盈盈的看着你的组长被一枪打死了诶!”

       “你闭嘴!!”

       “啊啊,你还有枪啊?你这是从以前留下来的吧。那你知不知道那个贩给你们军火的人是隶属明日机组的,知道为什么会输给明日机组了吗?诶~像你这种年轻人好不容易有个组织,结果就要被一些大叔们给击垮了,真是可怜啊。”

       临也嘴上说着却无半点可怜之意。

       “我叫你闭嘴!!”男人过于激动不得不双手握枪。

       “啊,还有,那个女人,叫石田美纪子哦。”

       “美纪子……妹妹怎么会……”男人放下了手。

       “你骗人!”男人重新举起枪向临也扣下扳机。

        四周一片死寂。

       “哈哈哈哈哈!”临也笑的毫不掩饰。

       怎么回事?!出门前她帮我装了子弹……吧?

       她…………

       “该怎么办呢,敬重的组长背叛了你,血浓于水的亲妹妹背叛了你,但是啊,你还有一个妻子和两个孩子要养不是吗,你若是死了他们该怎么办呢?”

       临也边说边假装很可惜的样子。

       这就是人类啊,临也笑着看向跪在地上低喃着“不可能”的男人。

       “!”

       突如其来的袭击让临也有些始料未及,只好用右手挡下铁棍。

       “呼——”临也调整好呼吸,跳下矮墙,“怎么,有两个人啊。”

       “喂!石田,没事吧?”一个不良打扮的青年手持铁棍,试图拉起跪在地上的男子,却发现他已经濒临崩溃了。

       “嘶——”临也试着活动一下右手,结果疼的他倒吸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   “嘛,应该没事。”临也小声说着,用左手拿出弹簧刀。

       “但是,很痛诶。”








5:25  PM






       “我回来了。”静雄打开了自家的门。

       静雄将手中的金枪鱼寿司放到茶几上后正想脱掉马甲,却发现自己的手绑着绷带不好动作。

       “临也?”

       余光敝到房间门,静雄发现卧室亮着灯。

       “咚!”一声闷响从卧室传出。

       “欸……”

        静雄推开门,果不其然看见临也捂着自己的头。

        叹了口气,静雄揉了揉临也被磕痛的地方,然后弯下腰看向床底。

        一盒来不及收拾的医疗箱和一卷刚用过的绷带。

         静雄将这些东西从床底拿出来时,临也像一个做坏事被抓包的孩子一样的眼神飘忽不定。

        “新罗这个家伙……”临也嘴里念叨着。

        “嗯。”静雄挽起临也的袖子,重新给他换药。

        卧室里静谧的很,只有布料摩擦的声响。

        “可以了。”静雄将绷带扎好,道。

        “?”

        静雄这时才发现临也一直盯着自己的左手,且露出一个笑容。

        原来不是他干的。静雄挠了挠头。

       “小……唔。”没等临也开口说完,静雄就一手轻托住他的头凑了上去。

        静雄轻含住临也的下唇,不紧不慢地将舌头滑了进去,见临也微微闭上了眼,便用舌尖轻划过临也敏感的上颚。

       “唔……”临也身体一颤,再睁眼时暗红的瞳孔已经湿漉漉的。

       静雄仍不退出,反倒变本加厉,缓慢但却稍加力道的吸允着,舌头与临也的交缠着。

      似乎不满一直处于被动,临也揪住静雄的衣领,顺势将其按倒在地上。

       “呵……”临也舔舔嘴唇,弯下腰与静雄对视,暗红的瞳孔看起来既危险又美丽。

       他们喜欢主导的地位,无论什么时候。

        “呼——”

        一吻终了,临也支起身子,调整呼吸。静雄乘机将手摸上临也的皮带,却被临也打了手。

       “小静你吸烟了。”临也一个翻身,坐回了床上。

       “啧,明明洗了澡。”静雄慢慢起身。

       “哼……”临也有些得意。

       静雄看着他,突然握住临也受伤的地方。

       “嘶——”

       不顾临也瞪向自己的眼神,静雄将临也拉了过来,圈在怀里。

       “地址。”静雄亲了亲临也的耳垂。

       “诶~什么地址。”临也眨了眨眼,装作听不懂的样子。

      “别装,你肯定知道。”静雄的声音低沉,挠得临也心痒痒的。

      “可是,在情报贩子这可是等价交换哦!”临也双手环上静雄的脖子,亲吻着他的锁骨。

      “告诉你那群人哪来的。”静雄感到有点痒,却将临也圈的更紧了点。

      “我又不是找不到。”

      “那你觉得从我这好还是自己查。”静雄低下头,注视着临也。

     临也抬起头,看着静雄的眼中映出的自己。

     “成交~”

  静雄亲了亲临也的额头,再向下。







5:59  PM



  两人在卧室里交换了一个吻。

  “纪念日快乐。”

  末了不知谁讲了这么一句话。






   6:00  PM




  永远,一直,不分开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 10.02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

 
评论(1)
热度(69)
© 青定子子子|Powered by LOFTER